26.12.08

外二 week5.5

今早又迟到了...哎,那么冷的天气,那么温暖的房间,真的很不想上班呐~
查到剩最后两张床的时候,马总就过来问甲状腺的手术我和邓纯谁下去?
既然昨天答应了,还是去吧...(好饿~也得顶) 我立刻就说是我去,马总说现在就走吧...
嗯,也好,那今天赵姐的换药之类的全都留下给邓纯和李红昌了...(是李红昌说剩下的事他来的哦~)

拉钩拉钩,拉到手前臂肌群隐隐作痛+好想睡觉...
今天陈曦老师的这一台手术真的算挺快的了,毕竟这患者只是甲状腺囊肿,并没有恶变之类的。可是呢,问题是... 为保安全,还是得等病理报告;而病理科的机器昨天就坏了,竟然还没修好~!!
天,结果老师们缝合后,马总就让我按了一下已缝合包扎的伤口,然后就去写手术记录了...
*老师,那你是想我什么时候下台?等病理出来后吗??*
在那边跟麻醉师老师和实习器械护士们等啊等啊,甚至有一刻患者差点就要从麻醉中醒来了,开始对疼痛有反射动作了...哎...
在下面等了接近一个钟头(难得两个小时就结束的手术,为了病理报告而在下面多等了一个钟头到12:30),隔壁外三的甲状腺手术也是一堆麻醉师和护士留守等待病理报告...我实在等不下去了,跟护士长说不好意思,我先下去了。

回到楼上输入手术记录后,马总自己要下去ERCP,可楼上只剩邓纯一个。他原本还想问我可以不可以等什么报告之类的,可是看到我还在吃着我的中饭+很努力地打手术记录...他想想就作罢,说:你吃完饭就下班吧~(感谢老师没叫我留下陪邓纯之类的,今天只需上班半天耶~拜托别剥夺我剩下的半天~)

如果往后的日子都这么不用管楼上病房的事,每天上班就跟手术,然后下班的话... 算是好事吧?

1 comment:

sohteng said...

据说:我也试过乖乖傻傻等病理报告,结果被一个赶下班的老护士很凶的赶走了。
她说“干嘛,反正是恶性的也不打算再开进去的拉,走走走,按什么按!”
然后乖乖的大学生就很不知所措的到底听谁的吖?(虽然护士把我的心声说出来了,可是被骂走好不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