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2.08

外二 week 5.3

6am 我的手机响起,我就起床打算梳洗了。我坐在床上,隔壁床的张洁林还问我干嘛那么早起床?
我说六点半之前都得把毛糖血压测掉的啊。
她说反正她六点十分会要起床的...
在5分钟都不到的时间里,呼叫机就传来护士的声音:大学生大学生,起来测毛糖血压啦~
张洁林接着就起床了,然后说:我就知道,上一次我值班这个护士也是很急躁,六点十分不到就要我起床。(这不是正常的吗?)

由于前几次大急诊早餐都买多了。买太多,没人吃,我被人讲;买太少呢,好些非值班的人也会看到食物就很“顺手”地拿来吃了... 有时候我都不知道昨值大急诊的老师到底吃了没。
老实说我是有点不爽那些每次看到大急诊后的早餐,都不管值班的医生们吃了没就先下手为强,好像人家没抢就活该没饭吃的感觉。(难听一点又称:混饭吃)
所以呢,我今天就有点故意地买了刚刚好人数的分量,不多不少... 然后在桌上放了一张字条写着:“早餐没多,仅予值班的老师们吃,请勿乱取食,剥夺他人权利。”... 吴主任走进来拿早餐时看了看,还有些不明白想表达什么,我也觉得字太多太啰嗦了,就改成“早餐有限,非大急诊值班的请勿吃”。这一次,费老师、朱坚老师们看见也就觉得好好笑,费老师还说:哎,经济不景气,连早餐都不买多啦?
(*PS:昨日值班:陆一凡、李红昌、朱老师、费老师、吴主任)
接着陆一凡一进来就看到,然后反应很大地说:要死啦,放这个干嘛啦?然后把纸条拿掉...

接着呢... 我纸条上暗指的那类人进来了,当他们很顺手地想看有什么早饭的时候,朱坚老师就开玩笑地show他们我写的那个纸条。某人立刻心情冷掉的就乖乖不拿了,另一位老师则说:萧爱菱,你写的吗?哈哈,你很好嘛,很照顾值班老师的权益嘛... 接着还是手拿一根油条吃起来了。
我觉得更过分的是当护士们进来交班的时候,当她们屁股一坐下来,竟然也往里面拿起早餐分起来~!eh...请问你们是怎样?没吃过早饭?还是纯属“有机会坑科室钱买的早饭就要坑”心态?

我觉得大家都看到那张纸条了,估计大家都在想是不是马总的budget又缩水了还是怎样之类的询问了马总...
(我觉得看纸条的人有两种反应派:1.那些值大急诊而又没顺手牵羊习惯的人就看了觉得好笑,笑笑就好... 2.真是那些顺手拿早餐的人,会觉得是马总cut budget/我小题大做,而觉得被骂到而不爽了)
结果查房的时候马总很关心地过来问我说:今天食堂是不是没很多食物啊?
我说:不是,纯属我没买多,就买刚好给值班的人吃。
马总:没关系啦,反正都是自己科里的,下次买多一点好了...
我:可是之前买多一点,结果很多人吃了,有些值班的还是没得吃啊。
马总:...哦,原来这样,也对... (笑笑)算了吧
好呗,既然马总你都这么不介意我买多了,下次请别说我买太多食物~ *不过我也不会买太多,一个人背9-12人份的早餐,也有够重的好吗~?*

原本以为今天可以出夜班,回去睡一觉,然后再回来小讲课。
可是结果众老师们看今天没手术很空地,就说:啊,今天十点钟就给你们来个小讲课呗... (又称:得空没事做)
不过无可置否今天的ERCP片子的确都还挺有趣的...
陈胜老师甚至说现在有一种还在试验研究阶段的新技术:胃镜下(经胃壁直接进腹腔)胆囊/阑尾切除术。
serious,想象一整段肠子从口拉出来... gross~

吃过午饭后,陈胜老师说今天会收个右肝占位的病人进来。
张洁林听到后说:yay,今天没我的事了,我可以早走了~
就坐在她旁边的马总听了立刻说:谁说没你的事,病人男的。
张:男的,哪也不一定是我的床啊~
马:陈老师收的病人,肯定是收男双的,不是你的床,是谁的啦?
当下看到张洁林无语的黯淡脸色,爽~ (我好坏... 不过谁叫她一整天惹我不爽。昨晚李红昌被叫醒了5次,超可怜的,我们一觉睡天亮是他代我们受罪耶,张洁林整天还一直笑李红昌说他倒霉。而且一觉睡天亮的人还一直喊说自己睡不好~ 真的是...+_+)

小讲课后,我真的不行了,好想出夜班了。
由于我床位上的赵姐每天换药三次,所以值班的盛丽丽跟邓纯说记得帮她换了下午的药才下班哦。可是由于可爱的邓小姐今天由于为了要跟朋友和男友共庆平安夜而提早下班去买蛋糕,她就问回我能不能自己先帮赵姐换了药才出夜班。
(╰_╯)# 换个药,会用你很多时间吗?你昨天因为要renew驾照之类的事情提早下班,我也算了,反正我值班,而且我们床位真的暂时没什么事。而你今天提早下班是为了去买蛋糕?这种私事,我该纵容你吗?你看我不出声就当病猫好欺负是不是?那我觉得我自己的出夜班回家睡觉的理由更加理直气壮一点咯~

老实说,赵姐还没吵着要换药意思是早上的纱布还没湿透,那你那么早四点不到就换药,那晚上她还不是要更早换药吗?自讨没趣干嘛??
所以呢... 我准备好换药碗后就走人了。做人嘛,总归还是要维护自己的基本权益。

1 comment:

pixieteoh said...

merry xmas~
呵呵,外二本来就是这样的。。。
咬咬牙,忍一忍。。。
你们现在有小讲课啊?比我们幸福多了。。。
我们那时候的外二就是整天都在忙,不会的东西也只有求助有空的进修医生。。。
连换药我都是到临出科前才开始有人教我的。。。

学妹加油啊。。。快要出科了。。。
p/s:马总是指马迪吗?他不是回外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