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1.08

外二.day 2

今天是我们外二大急诊天。原本说好由于我星期五考试,所以我今天不值大急诊,星期六才值的。
可是由于盛组长不知道发什么懒人疯,不知道是不想自己顶上/那么位同学们“着想”/根本懒惰排班的因素,结果她还就真的照“计划”今天就排了小松一个人值大急诊班。
一大早交班,张涛老师和我们坐在角落,然后当她问盛组长谁值班而获知只有小蒋一个值大急诊的时候就立刻说不能这么做,因为如果有事情上来,一个同学跟刀,一定还要有另一个在上面的。
这时候盛组长(aku tak tahu dia ni benar kah atau saja malas... tapi aku percaya dia bukan benar-benar sakit)跟老师说:她今天不舒服,没办法顶上。
然后转头问我今天我能不能值大急诊.... WTF?! 我今天什么东西都没准备,手机都只剩1/4格电,而且我今天本来就说好不值班的啊~!
我一口回绝说不能(真的很想屌她... celeka...)
结果她又苦苦相劝(超会做戏的假人),说:要不让小松晚上放你回去看书?
(hello??? 请问真的值大急诊的话,能不能放人是由得你来说的吗?而且真值大急诊都累死了,还有什么心情看书?!)
经过了一番斟酌,我说:“好,那我今天值了,我星期六就不值了...”

and here is where her whole SCHEME shows up the surface~
原本她听到“好”的时候,笑得很开心,好像得逞了的样子,然后听我星期六不值,又脸黑掉了... 然后竟然还问:“为什么?”

我:你不是要我六个星期十一个大急诊都值完吧?(此刻她整个脸黑到完了... 很显然她就是这么打算)
说完这句,她立刻跑到远处去跟张洁林商讨了... of all the people,awak pilih orang yang paling teruk utk discuss?? 摆明就是玩耶啦~!
我立刻转头问旁边的小松:你在这里的三个礼拜,大急诊该不会都是你值完吧?
小松:是啊... (BINGO~ 这盛组长真的将人当下属用的坏习惯)

就当我重新列出所有大急诊的日期的时候,我听到远处传来(很明显根本存心要整个科室的人都听到的张洁林声量):留学生本来就是要值大急诊的啊~
(现在谁说不值了?but 值也不是同样两个人值完吧???过分!)
似乎在那一头商讨后,她又返回来问我:你真的不值吗?可是你不值的话,我们班排不来的啊~ (BULLSHIT~!!!其他科室和前面整年下来的外二组员哪个不是那么排?哪个死掉啦?)
此刻心里真的想将她碎尸万段.... 我说:可是其他组没有留学生需要值完所有大急诊过的啊~!

她又跑开去找张某斟酌了,然后又跑回来... “所以你星期六真不能值吗?”
此刻我不想再跟这种垃圾沟通了... 妈的... 我妥协说:我星期六可以值,可是两个星期天我一定不值班,星期一都是很多手术的,我出不了夜班的。
听到这里,她的脸竟然还跟我脸黑黑~!!!(TMD 你臭屁个屁?!)然后她转身跟住院总说:老师,其他天没什么东西,就那两个星期天的大急诊就放一个人而已。
(真不懂她是想怎样?重新拍一下值班表会死啊?纯属就是想管人过瘾爽啊?!)

干完自己事情却碍于大急诊不能走,又一肚子闷气的我,跑过去外一笃背zek...
原组员们听着听着也一直口口声声赞同盛某有些过分,前三个星期都只排小松和我,而且她们还remind我已忘记了许久的一个fact:曾经盛某曾说过她想值完所有大急诊的,因为比较学到东西。

结果转个身去买饭,由于我没跟她们一起去买饭,我随后跟上,我到达那边的时候,我排在她们隔壁队伍(所以我在他们背后方,她们也没注意到我)...
我心想算了,买好饭再跟她们打招呼一起走回去好了,结果就突然听到我的名字被提起...
小波跟小倩说:其实刚才萧爱菱说的丽丽排班拍得过分,就当是锻炼锻炼她就好了嘛...
小倩(笑笑):你够胆就当面跟她说啊...
(不用当面说了,已经听到了... 拜托,要“锻炼”的话,进入外二本身已经是一个锻炼了好不好?用不着值完所有大急诊来自我挑战!你有本事你来值啊!)

Thank God selama ni aku hanya anggap mereka sebagai rakan sekerja, bukan sahabat. Jika tidak? Tak tahu lah apa lagi yang dia tahu dan akan cakap di belakang saya. Mesti berhati-hati di masa depan... Manalah tahu mungkin mereka semua sudah tak tahan dengan sikap & nasib aku yang agak senang selama ini... Manalah tahu mungkin mereka sudah tunggu saat ini utk amat lama, plot untuk mengenakan aku... Manalah tahu...很多时候不管对错是非,orang C masih akan berdiri segarisan dgn orang C sendiri.

接着整个下午无所事事,来了两个门诊+两个不动手术的急诊病人,全由床位同学自己收完了... 从早上心情不爽后,然后接着人就不舒服... 感觉一直昏昏欲睡,提不起劲... 后来开始感觉发热了,可是觉得可能是自己多虑也就算了...

下午六点多听到消息说急诊来了个腹膜炎,待会要收上来动手术... 就一直等等等...结果到了接近8点钟,才confirm没有这么一个病人要收进来... *谁那么无聊?*

没有急诊病人的晚上,*倒是病房自己的病人一堆换药、不舒服之类的*,到了11点钟确定没事情,我也去睡觉了。进了护休室一趟下来,就感觉自己真的不行了... 整个人是烫的~ 不知道是休息室太闷热还是我自己体温高,一整晚一直不断地翻转,偶尔起来喝点水... 可是汗还是没少过...
*睡梦中好像又听到呼叫机叫“大学生”之类的,可是身体太热、头太沉重了,决定不理会... 叫了几声就没声音了,我想可能小松去解决了也就不起身了...*

到了4.30am,又听到呼叫机叫了,这一次我起来了,然后刚走到门口就有人敲门,原来半夜两点多真的有一位急诊胃穿孔进来了,小松只是来通知我他下去跟刀了,交代我一些事情而已...*我的手机在临睡前已经habis batt关机了,所以他call 不到我*
我就继续躺着,等着5.30am病人醒来,帮几位病人量血压了....

第一次大急诊,虽然也没很忙,可是就纯属因为是被赶鸭子上架+是在我真的发烧只想睡觉的情况之下... 我还是想骂某人TMD jahanam...

1 comment:

SohTeng said...

我好多问题叻:
1.小松为什么愿意被组长欺负不反抗?
2.关张涛什么事情,那么热心干嘛,住院总都还没有出声。